www.1429.com

2018-11-28  lindan9997

话说,郭靖在《神雕侠侣》里,强到了这个地步:

金庸先生,不肯让郭靖,正常公平地,跟任何一个人单挑——不然没法写。

先容我扯个闲篇,举另两个例子:

一个段誉,一个张无忌。

段誉的武功,时高时低。高起来天下无对,低起来常人而已。

金庸先生很喜欢设置这种波动主角或成长型主角。前者比如段誉武功时高时低,比如令狐冲一度剑法通神但没有内力。后者武功够高,但不算最高,这样情节才有得写:陈家洛长期忌惮张召重,胡斐也一直不算天下第一,袁承志是到书尾才能击败玉真子的。

一个反例是:张无忌武功从排难解纷当六强后,被设定得太高了,必须一路平趟。所以之后张无忌再无单挑,总是一个人打几个乃至十几个,还得凭空变出少林三渡三个老秃驴,来给张无忌设置障碍。

毕竟,大多数叙事作品,如果主角太厉害了,反而难写——《一拳超人》是个例外。

《射雕英雄传》里,十八岁时,郭靖和杨康打个平手。没俩月,和欧阳克、梅超风平手。然后烟雨楼之约,郭靖已经是能和裘千仞交手的家伙了——距离他战平杨康不过半年。再一年多后,华山绝顶,郭靖先战黄药师三百招,再战洪七公三百招。

二十岁,已经是五绝级别了。十八岁到二十岁间,郭靖简直突飞猛进。

之后就……不太好编了吧?

所以《神雕侠侣》里,郭靖没有正式和人单挑。

与欧阳锋对掌,郭靖顾忌别伤着人,结果与欧阳锋互击一掌各自受伤,算平手。之后郭靖独战全真教九十八人的天罡北斗大阵,游刃有余。大胜关郭靖跟金轮法王对了一掌,金轮法王直接气血翻涌话都说不出来,被杨过乘机伶牙俐齿当场辩倒了。襄阳城下,十万军中,金轮法王、潇湘子、尼摩星、尹克西们围攻,郭靖依然不败,若非有杨过,郭靖直接就十万军中、四大高手,随心所欲地进出了。

这就类似于张无忌后期,已经没有敌手,金庸只好安排玄冥二老、风云三使、少林三渡之类组合攻击。一对一,实在是没对手了。

郭靖后期唯一一次受伤,是为了救杨过。张无忌少林寺受伤,是因为怕伤了周芷若,中了暗算。

为了让郭靖不必出手单挑——不然没人挡得住他——金庸先生只好老是安排郭靖面对大军,困守孤城。不然这情节没法写了。

就强到这个地步。因为真让他去单挑,情节就没法编了。

当然,金庸作为作者,对郭靖是很偏爱的。金庸小说里其他高手,大多有各色小毛病。段誉发挥不稳定。张无忌遇见奇门招式就愣神。杨过跟金轮法王最后的决战有点情绪化,一度被压制,却又靠出奇制胜。令狐冲不会拳脚功夫。

主角系里,真正做到能打,会打,应变如神的,只有《神雕侠侣》期的郭靖,以及萧峰。

萧峰毫无奇遇,全靠自身功夫练出来,外加天生神武。郭靖则是从小基础扎实,打尹志平,被黄河四鬼围攻,战杨康,打梁子翁,打梅超风,打欧阳克,打西毒,打裘千仞,打瑛姑,也是一路真打出来的。所以萧峰在聚贤庄时挥洒自如,郭靖面对天罡北斗九十八人大阵或者蒙古十万大军,也随心所欲。

这两个人,从人格到武功,基本代表了金庸的理想型。所以,金庸简直不舍得他们败。

郭靖的极限在哪里?究竟可以强到什么地步?

《射雕英雄传》后半部分,郭靖跟欧阳锋小屋练招时,某天周伯通和裘千仞闯入,结果黑暗之中乱打;周伯通忽然发神经,和欧阳锋、裘千仞合攻郭靖。

周伯通和欧阳锋是五绝的武功,裘千仞是个准五绝。

五绝里有三个殴打一个少年?这他妈怎么回事?任我行、向问天、令狐冲合战东方不败,那也不过如此了吧?

结果呢?

斗到分际,他忽然缠住郭靖不放,说道:“我两只手算是两个敌人,欧、裘两个臭贼自然也是两个敌人。你以一敌四,试试成不成?这新鲜玩意儿你可从来没玩过罢?”

郭靖听不到他说话,忽觉三人同时向自己猛攻,只得拚命闪躲。
再拆数十招,郭靖累得筋疲力尽,但觉欧、裘两人的拳招越来越沉,只得边架边退,要待跃到梁上暂避,却始终给周伯通的掌力罩住了无法脱身,惊怒交集之下,再也忍耐不住,破口骂道:“周大哥你这傻老头,尽缠住我干甚么?”
郭靖又退几步,忽在地下的大石上一绊,险些跌倒。他弯着腰尚未挺直,裘千仞的铁掌已拍了过来。郭靖百忙之中不及变招,顺手抱起大石挡在胸前。裘千仞一掌击在石上,郭靖双臂运劲,往外推出,接了他这一掌。只觉左侧风响,欧阳锋掌力又到,郭靖力透双臂,大喝一声,将大石往头顶掷了上去,跟着侧身避过来掌。大石穿破屋顶飞出,砖石泥沙如雨而下,天空星星微光登时从屋顶射了进来。周伯通怒道:“瞧得见了,还有甚么好玩?”郭靖疲累已极,双足力登,从屋顶的破洞中穿了出去。

被准三绝围攻。

在一个黑屋子里没法靠轻功躲。

强拆了起码数十招。

还有余裕破屋逃走。

之后,在华山,黄药师和洪七公还好奇:自己怎么三百招拿不下郭靖?

您看,不奇怪啊:之前准三绝围攻,都拿不下郭靖!

这时郭靖才二十岁。到中年晚年时他怎么样?二十岁时三绝都拿不下他,之后他还可能在正常情况下输给谁呢?

所以没法让他单挑,他一单挑,剧情都没法写了。

所以能击倒郭靖的,只有蒙古南征这种历史的进程啊。

在还能被金庸左右情节的世界里,郭靖已是不可能再败的了。

如上述,郭靖除了各类上乘武功加持外,本身的战神素质:

一是坚韧,所以华山论剑被黄药师逼到口干舌燥还不认输;二是欧阳锋钦定的“七兄,你这位高徒武功好杂”;三是临场应变,快得匪夷所思。

降龙十八掌是洪七公教的。《九阴真经》的奥妙自不待言。

但这些打架的底子,是从江南七怪这种非顶级高手身上继承来的,草根打架哲学。

——哪位说了:江南七怪很弱啊?跟五绝一比,那真是……

然而五绝级别,世上只那么几个人。西毒常在西域,东邪远在海外。南帝青灯古佛,王重阳归了天。中原飘荡的高手,洪七公、裘千仞而已。

再下一个级别,黑风双煞已让江湖闻之色变。其他,彭连虎是一方巨盗,沙通天独占黄河,梁子翁称雄关外,灵智上人西南宗主。全真七子人人名震天下。像沙彭梁灵侯欧这几位,是完颜洪烈搜肠刮肚,从边塞搜罗来偷《武穆遗书》的。以完颜洪烈当时的地位,可以说,彭沙梁灵们已经是能请得到的最高手了。事实也是:梅超风瞎了且一直在暗中出没,全真七子是出家人。俗家人能找到的,可不就是彭沙梁灵?

江南七怪组队,能与全真七子最强的丘处机两败俱伤,甚至可说是赢了。

须知丘处机是全真七子武功第一人。天下除了五绝周裘和梅超风,就是他第一。

等江南七怪剩下六个人了,还可以拍飞欧阳克,大快人心:当日柯镇恶给了欧阳克一杖,朱聪以分筋错骨手扭断了欧阳克的左手小指,嘻嘻。

在赵王府单挑时,江南六怪是可以压倒彭连虎+沙通天的。意思是,半组江南六怪,也可以统治黄河了。只是人家没去做而已。

我们来掐指头算:

天下高手,五绝+周伯通+裘千仞+郭靖黄蓉。

以下梅超风、丘处机、瑛姑。

以下欧阳克、彭连虎、沙通天、渔樵耕读和全真诸子。

丘处机绝对是天下武功前十的高手,欧阳克也逃不出十来位去,而江南六怪可以拍倒天下前十的高手:这个组队,谁见谁怕。

而且,江南七怪的应变与斗志,真是一等一。

打丘处机时,七怪各自受伤,但顽强奋战,远射近打,风格多样。打梅超风时,彼此配合很多,朱聪险些被夺走扇子但喊一声“扇子有毒”就夺回来了,关键时刻扑到陈玄风身上救兄弟,韩宝驹用软鞭救过大哥,全金发和朱聪都跟柯镇恶有指挥射毒菱的默契。在赵王府时,一口气面对三四个彭连虎级高手的猛攻,江南六怪靠着圆阵死死挡住。

坚韧。斗志。配合。临场应变。

最明显的一次:

牛家村,黄药师突袭全真七子,瞬间占领压倒性优势:先给王处一一个耳光,再谭、刘、郝、孙四人脸上都吃了一掌。还好丘处机应变强,袖子打中黄药师胸口,跟黄药师换了一招;之后黄药师夺走马钰与谭处端长剑折断,得亏丘处机、王处一双剑齐出,马钰乘空隙站好位置,谭刘郝孙才来得及摆天罡北斗。

之后黄药师突袭江南六怪,六怪的反应是:齐声呼啸,各出兵刃。韩小莹被梅超风尸身吓着了,但南希仁挥动扁担,全金发飞出秤锤,韩宝驹斜步侧身地面攻击,一旦发现对方攻击到了,立刻撤鞭后仰,就地滚开。原文里说只交手数合,六怪登时险象环生,郭靖视野里是“六位恩师气喘呼喝,奋力抵御”。

江南六怪加起来也就一个丘处机的武功,按说黄药师对付全真七子随心所欲随手抽耳光,打六怪更轻松才对,但六怪面对五绝级的突袭,一没乱二没溃,“齐声呼啸、奋力抵御”。

武功不提,战斗意志和应变,那是真的了不起。

而且柯镇恶有一手毒菱,打得丘处机、梅超风都吃亏,欧阳锋都在铁枪庙赞过他一声;朱聪的妙手空空更是厉害,丘处机、彭连虎都着过道儿:即,柯镇恶的毒菱和朱聪的妙手空空,都可以无视武功差距,以弱克强,仿佛小林的气圆斩可以断弗利萨的尾巴,端的厉害之极。

然后,江南六怪是真正的,侠。

看武侠多了的人,很容易只注意到武,不在意侠。有武功,耍对砍,砍得飞天遁地很玄幻,很帅是吧?但那不叫侠。

杨康一门心思想跟欧阳锋学武,不惜谋刺了欧阳克;江南七怪一门心思想行侠,俯仰天地而无愧。

侠是什么?武侠小说里各色人物争名逐利,许多人忘了何为侠。侠不是要武功高到什么程度,而是急公好义。

他们因为争一口气,也因为是侠客,所以答应了丘处机那个赌约。十八年岁月就扔给郭靖了。你在江南嘉兴,划船吃菱,忽然让你去蒙古待十八年,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教一个素不相识的笨孩子武功。你去不去?不去就输一个赌约,也不要你一分钱,不要你掉一块肉,你去不去?

江南七怪去了。十八年无悔。

image

江湖上讲的除了武功高低,还有侠气英风。郭靖的人生观,是七位凛然无愧(张阿生早死,但郭靖算是拜过他了)的师父,加上当时还挺诚朴的蒙古部族锤炼出来的。江南七怪行侠仗义十八年心血培养了郭靖那么伟大的徒弟,虽然领头的柯大侠包括韩宝驹,都是暴躁刚愎,然而光明磊落。所以郭靖一生,从没在是非上有过犹疑。除了偶尔考虑“我练武功是不是不好,是不是会害到人”之外,郭靖真所谓浩然正气。

——在培养后代和徒弟这回事上,五绝真还不如江南七怪。哪位说了:郭靖刚离开江南七怪时,武功不及欧阳克和黄蓉啊?答:丘处机自己都说了,“咱们学武之人,品行心术居首,武功乃是未节。”

江南七怪,怪就怪在柯镇恶,侠也侠在柯镇恶。

小说里,柯镇恶一听焦木说有难,哪怕对手是丘处机,都带领六兄妹来挡。

为了义士后代,一赌就是十八年岁月。人这辈子,几个十八年呢?

兄弟情重,宁可自己死了,也要六怪先走,避战梅超风。

嫉恶如仇,一听说白驼山要做什么坏事,就带兄弟们紧着追查。

恩怨分明,虽然和黄老邪有仇,还是在烟雨楼带领大家认路逃脱,救了他一命。

知错就改,一度冤枉了黄蓉,一知道真相,立刻痛打自己和郭靖,同时准备以死谢黄蓉。

光明磊落,江南武林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居然最后因为赌债欠到到徒弟家去躲债。

急公好义,和陆家毫无瓜葛,听说李莫愁在杀人,就过来帮忙。

言出必践,《神雕》最后,跑去铁枪庙,”老夫的私事已了,特来领死“。

柯大侠一生,其实也是江南七怪的一生:

小处颇有问题,气性十足;但大节凛然无亏,可说问心无愧。

行侠仗义,重信然诺,光明磊落,毫无偏私,视死如归。

一辈子出入于绝顶高手丛中,虽然武功不算最顶尖,但从未屈膝低头,被强权压倒。江南七怪怕过谁?柯大侠怕过谁?

毒菱打过丘处机,铁杖揍过欧阳锋,浓痰吐过黄药师,粗话骂过洪七公,名震天下的郭大侠,见了他如老鼠见猫。

如此气性,真大侠也!

所以了,江南七怪并不怀主角光环的上乘武功,而实战表现极佳,堪为一方豪强。

妙在应变极为出色,还有以弱克强的绝技(不是绝学);敢打敢拼,经常发挥到200%。

而且英风侠骨,敢打敢拼:这一点以弱扛强的草根特质,永久地注入在郭靖体内,才铸就他战神地位。

金庸小说里,有些人物身怀绝世武功,可惜临场应变不怎么地。比如段誉不会近战,虚竹在少林寺打鸠摩智与丁春秋时也不尴不尬,旁白明说他只发挥到十之三四。

张无忌更是逢初战必打折,遇到玄冥二老、风云三使、少林三秃驴,都是第一天被打懵,琢磨之后第二战才扳回。

而有些人物却是天生战神。像萧峰救阿朱出少林寺时一口气当了少林三玄的掌力,聚贤庄独战天下英雄,平叛则万军之中杀楚王擒皇太叔,少林寺前独战三大高手一招间逼退三人,纯粹是天才。

郭靖:大漠里换三四种兵器大战黄河四鬼;会了降龙十五掌就打梅超风;求亲时单挑欧阳锋;此后没事就打欧阳锋和裘千仞练级,终于小黑屋独当欧阳锋、周伯通、裘千仞准三绝夹攻还能拆数十招,十几年后在终南山一看九十八人的天罡北斗大阵就想出破法,不伤和气就破了大阵;独闯忽必烈大营一个人打金尼潇尹四大高手还游刃有余。

image

毕竟还不是高手时,跟师父们一路摸爬滚打十二年,什么都经历过了。

江南七怪一辈子,只有遇到五绝级高手或其嫡传武功——比如王重阳的全真教、《九阴真经》的白骨爪——才会尴尬,那是因为上乘武功对非顶级高手,属于降维打击。但他们靠着坚韧与应变,一路撑下来了。

郭靖就身怀这种非高手的实战应变,之后再佐以最上乘武功,所以一路以少打多,到《神雕》时代,索性就不单挑了。

丘处机跟江南七怪认输时说:

“咱们学武之人,品行心术居首,武功乃是末节。”

品行心术是意志品质,可以对武功进展产生决定性影响。江南七怪不懂上乘武功,但郭靖被他们练得,已经习惯“别人练一朝,我就练十天。”郭靖没吃什么灵丹妙药,也没有吸人内力,更没人送他几百年内功。他是一招一式,练出来的。

后来蒙古大营里,他曾对欧阳锋说了这段话,当时欧阳锋内心一凛,觉得“傻小子这几句话倒也不傻”:

郭靖道:“欧阳先生,你现下功夫远胜于我,可是我年纪比你小,总有一天,你年老力衰,会打我不过。”

郭靖是相信只要一路练,没什么不可克服的。所以他敢对欧阳锋说:

“从今而后,你落在我手中之时,我饶你三次不死。”

欧阳锋听了大笑。然而郭靖继续说话,这一段,郭靖酷得不得了:

郭靖双眼凝视着他,低声道:“这没甚么好笑。你自己知道,总有一日,你会落入我的手中。”

他相信天道酬勤,努力自然有回报。

比起杨康对丘处机的态度,郭靖一向老老实实承认“弟子的授业恩师,是江南七怪”。张阿生甚至没教过他武功,但他一辈子都老老实实地,“五师父”。

这份踏实,这份自承不够强大的自觉,才让他变得不可动摇。

当年江南七怪仰着头,看着丘处机、梅超风乃至黄药师、欧阳锋这等高手而不屈不挠时,就是这样说话的。

多年后,郭靖在襄阳城头,面对世界史上屈指可数的宏伟大军时,也是这样屹立的。

    来自: lindan9997 > 《小说》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