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3

2018-11-15  陈嘉珉

(本论文于2018年10月获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大成拳论文报告会拳学论文优秀奖”) 

 ?

一、大成缘起

我接触大成拳理论并学习站桩,是从拜读邓匡林先生诗文开始的。之前我练过打坐很多年,因机缘不足、福报不够,始终找不到期待的感觉。一个偶然机会,没有任何发心及目的用意,我有幸读到匡林先生的诗偈。一年半前在餐桌上,老朋友陈国祥介绍我认识匡林先生,席间有人恭维我是什么批评家之类,匡林顺口说“请嘉珉先生评论一下我的诗”,口气、姿态非常谦恭。这是我读匡林先生诗作的缘起,完全是在我的阅读计划之外,然而却改变了我半年的读书计划。由此不仅拜读他的诗词,其全部文章我都极认真地通读、研读了一遍乃至数遍。其效果可用《楞严经》的一句经文来形容,叫“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从前四处寻找法门,可是转悠若干年找不着门,然而一读匡林先生诗文,忽然发现到处都是登堂入室之门。他的诗文把珍珠宝贝都给你,是教人问道见道的,而且任意挑一首、选一篇来读,都会开卷有益。并且因匡林先生的诗文这道“门”而溯源求本,进一步关注、拜读张礼义大师、王芗斋祖师的事迹和著述,眼界大开。

匡林先生诗偈很像经文语言,质朴简约,非常精粹。他写一诗、造一偈、作一文,必以真为本,内义信实可靠,皆是启人本性、救人真命、引人入道之言。我读他的诗文,除了欣赏诗偈艺术,更重要的是我把它当做教材、法门,从中学习站桩一年多。比如他的《晨悟录(站桩与定境)》写道:“晨练站桩,先求抱架。双脚平行,与肩同宽。上虚下实,胸含腹圆。双手抱球,肩撑肘横。头直项竖,眼似垂帘。双腿微曲,膝盖一松。盆骨微坐,虚领顶劲。以鼻行气,松静自然。肩手头膝,微微调整。抱架妥帖,虚空平衡。”这段如诗的四字句,简要概括了站桩的身心要领。

我读匡林先生诗文,最终是从中学习了人生最顶级的修行功夫。我从前若干年通过打坐找不到的那种感觉和境界,通过站桩很快就找到了,恰如匡林先生《习拳小史小识》说的“试之愉快、习之甜蜜、悟之入道”。当然我离见道还远,但感觉自己做站桩的功夫已上道,的确是走在路上了。所以我要感谢匡林先生,没有他的诗词文章,大成养生桩离我十万八千里,毫不相干了。

经过深入学习,发现匡林先生关于援武入道的禅定哲学体系中,有着鲜明的三层关系、三种境界,这和中国古典哲学和禅宗的修行次第有殊途同归之妙。匡林先生主要是从大成拳原理尤其大成拳发力效果的角度来表述这三层关系、三种境界:第一层关系是原始本能这个体,作用于无乘之境而表现出蛮力;第二层关系是有意本能这个体,作用于小乘之境而展现出暗劲;第三层关系是无意本能这个体,作用于大乘之境而生出化劲。

二、无意本能与大乘之境

佛家修行的根本是明心见性,道家修炼的根本是见道得道。人生根底上这个自性、佛性、大道,匡林先生从大成拳的角度,用了“本能”这个词来说明。

他的《拳学本能说》认为,本能“既简单又玄妙”。说简单,本能“无须外求,本身具足,拿来即用”;说玄妙,本能“求则不知其所在,而不求时则可能忽然而至”。匡林引用《华严经》的“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圆觉经》的“众生本来成佛”等经文,都是强调这个本能是人人具有的真如佛性、自性,人若回归自性,即可自证成佛。对于这个本能,匡林先生主张“贴近它、体认它、契合它”。贴近、体认、契合的过程就是做功修行,修行成果即是“在过程中发现、收获新东西”。新东西是什么?第一个是悟觉并契合本能,这是“体”,第二个是掌握和运用本能,这是“用”,合起来是“体”生之“用”。

完整的修求过程有三个层次,就是匡林先生从大成拳法中归纳的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无意本能三个层级的“体”和“用”。

原始本能——匡林先生举例说,不学拳法不等于不能打,任何一个拳盲都会摔、打、抓、撕、咬、撞、扑、推、挡等自然动作,这是无须学习、与身俱来的原始本能。原始本能所生之“用”,是一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原初自然境界。

有意本能——发心学拳的人,要经历或短或长乃至一生刻苦学习的有为阶段,这是匡林先生《拳学本能说》讲的“运动形式基于心意引领支配,其境未能上乘”的阶段。这个有意运动层的“用”,也是本能之“体”之“用”,是使人在有意识状况下随时随地达成本能反应,随机施巧,一触即发,从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有为境界。

无意本能——《拳学本能说》说:“最高一层则是在此基础上完全放松、放下,进入无意识状况,气、心、意、神浑然一体,周身无妙不臻、无法不备,全然进入本能抱一、以应无穷之化境。”“只有到了无意之层,才发达成一种‘无意识状态之运动’,物我双忘,拳打三不知,这才是拳学之化境。”这个拳学的化境,便是无意本能之“体”发挥所致,是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的最高智性化境。

从空间上看,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无意本能是三个不同质而共存的“体”;从时间上看,三者又是可以相互提升或下降的同一“体”,而提升和下降也是“用”,是“体用如一”的。

宇宙万物追溯到源头都是无物,大成拳能够使修练者极妙地体验这个于中生有之“无”,这个“无”其实是“用”,是无意本能之“体”之“用”。正如《拳学本能说》所说:“拳学本能之体为虚空中生妙有,与宇宙本体法则高度契合,明白精妙拳道大多从空洞中体认,从无为中得真意。”匡林先生此意,正是《楞伽经》所讲“以无故成有”的功法禅意。《拳学本能说》总结道:“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拳打三不知而妙用精奇。”并由此引申出拳学悟道的玄机妙用:“若能与生活打成一片,养浩然之气,则行住坐卧皆拳意,拳学体用皆人生真谛。从养生到技击,理趣无穷无尽,圆融舒适无碍。”“最终,要紧之事是明白拳学之体用是一体两面,体用不二,即体即用。”

对应于有意本能、无意本能之“体”,匡林先生借用佛学概念,把拳学之道之“用”分为小乘之境和大乘之境。

无乘之境——根据匡林先生的逻辑用意,笔者在此加进一个“用”的概念——对应于原始本能的,即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毫无修为的原初“无乘之境”。

小乘之境——《拳学本能说》认为:“小乘之境基本上处于自我意识阶段,求物、求有为、求体认。”小乘之境这个“用”是发挥有意本能,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有意本能起用之境。

大乘之境——《拳学本能说》指出:“大成拳的大乘之境,是要将内省、外观、体证三者合一。内省一心向内,体察其内在意象如何?是否打通‘地心争力’、‘空气争力’及‘宇宙争力’之间的通路?外观则参与他人即外部世界之表现互动,作内省之助。体证则综合内外所得,心传意领,敦厚实作,将功夫完整实得,妙用无穷尽。大乘之境除心传意领、外证诸物、修神气力三步功夫外,须明白神气力同出一源、互为根用,达到内无身心、外无世界,这样才可修得潜能之力,均整圆融,非局部之呆蛮力也。”匡林先生归纳大乘之境的要义,是“得意忘言,返璞归真,抱元守一,二十年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进入澄明之境”。

无意本能这个“体”起用的大乘之境,其实就是佛家《楞伽经》讲的“意生身”,尤其是三种意生身中的“种类俱生无行作意生身”。意生身是大乘菩萨境界,身体已转,从凡夫身转为金刚之身,无意而随意所转,化身无限,转了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随意自在,同时无意无为,是如来藏不假造作功能的“体用不二”的法尔如是境界。

从空间上讲,无乘之境、小乘之境、大乘之境是三个不同质而共存的“用”;从时间上看,三者又是可以相互提升或下降的同一之“用”。

无意本能和大乘之境这个“体用不二”的关系,可以用爱因斯坦的“时空连续统”来说明。我解释爱因斯坦这个概念用了两句话——“空间是折叠起来的时间”,因此无意本能是空间凝合起来的“体”,故而需要空间上的训练调理;“时间是拉伸的空间”,所以大乘之境是时间展开出来的“用”,故而需要一定时间来训练调理。分开相对来讲,空间为体,时间为用,然而空间是折叠起来的时间,时间又是拉伸的空间,因此体用如一,一体两面,即体即用。

爱因斯坦的“时空连续统”概念,揭示出宇宙大道的至理,而大成拳中的“无意本能—大乘之境”这个“体用不二”概念,却是天人合一的真修实证和禅定体认,也就是见道、得道了。大成拳的“无意本能—大乘之境—化劲展现”这个体用关系,正是大成拳理论家兼实战家于冠英老师在《回复〈站成一片〉一文——兼谈传统文化的几个特点》(《大成拳研究》总58期)中总结的“天人合一”、“整体思维”、“内求体悟”、“反者道之动”的具体体现。而爱因斯坦只是拥有中国哲学“整体思维”的方法论,而缺乏“天人合一”、“内求体悟”、“反者道之动”的修证体悟。用前述匡林先生《拳学本能说》指明的“大成拳的大乘之境,是要将内省、外观、体证三者合一”要求来看,爱因斯坦只有“外观”一项,而没有体察其内在意象是否打通地心争力、空气阻力、宇宙争力之间通路的“内省”,和心传意领、敦厚实作、将功夫完整实得的“体证”这两项。

从拳学上说,随着不同本能之“体”起用的境界不同,所表现出来的劲头效果也有三种。

明劲——《拳学本能说》概括为拙力、暴力、蛮力,是被动应对,以力打力,出现在原始本能起用的无乘之境。

暗劲——是向自然之道契合,向道而生,以合自然之力,谓之顺生,体现在拳上为暗劲,是有意本能起用的小乘境界,具有相当高的技术和技巧成分。《拳学本能说》认为:“暗化之劲是应机生劲,借力打力,符合自然力的要义,拳诀上说的不丢不顶、沾粘连随、逢朋必滚、逢滚必转、拳透敌背、一触即发等,都是此意。”

化劲——《拳学本能说》认为,用力柔顺自然,完全无意,纯任天机,体现在拳上为化劲。化劲是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境界,完全表现出拳击招招无法,而法法皆通,念念无意,而意意俱到。

明劲是在无乘之境中原始本能起用的低级功效,暗劲是在小乘之境中有意本能起用的高级功效,化劲是在大乘之境中无意本能起用的最高功效。从空间上看,明劲、暗劲、化劲是三个不同质而共存的体用效果;从时间上看,三者又是可以相互提升或下降的同一效用。

匡林先生《海上持桩记》说,在大海中的轮船上只站半小时,身体已自然地和谐了波涛的声音、情绪、律动,整个身体松散得像一张白棉纸,海风都能穿过胸膛吹过去,内外自然交融,就是天人合一了。这种体验非常奇妙,因为有功夫,只需半小时,便可体验到“无身滞碍”。晨悟录(站桩与定境)》也描述了同样的“体用如一”的境界:“若在室外有微风,会顿觉双肩生羽,身体欲飞,有羽化登仙之感;心窝虚化,胸薄如绵纸,清风可以从胸穿膛进出,内外气息与能量交换,直过养身之境。”最为玄乎奥妙的是:“不知何时,肩踝一松,元神冥然出窍,上布虚空。金光灿烂,神游太虚,惟恍惟惚,与时光悄然共行。”这即是《楞严经》讲的“摄念未久,身心忽空”。此时已经和宇宙能量合而为一,如施予试力、摩擦步等其余六步功法,就会立即出现智公移山、放人飞空的化劲展现。

从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提升到无意本能,以及从无乘之境、小乘之境进化到大乘之境的过程中,匡林先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志向问题,这同样是一种“体用如一”的重要关系。《习拳一悟》说:“犹须注意,重精神和重意感与目标志向大小有关系。志向高远,精神远放,自然力大;目光短浅,看物是物,自然力小。所以习拳亦得立志立意。”文章进一步论述道:“若神意上能顶天立地,吞江吐海,拳透万重山,自然力便得博大而圆满。如李广视石如虎,一箭穿石,无须考虑弓是否拉圆。拳透万重山,无须理会眼前之物,则拳意穿透,无人无我无物。不仅如此,因与大气交换,天人合一,精神可连天插地,与宇宙为一体,借得宇宙之能量。内无心身,外无世界。其静穆时如山,动则翻江倒海。”立志立意是有为阶段的先机妙用,其理与佛家修行所说的大格局相同,格局大,才能收放自如,肚里撑船,借得自然大力。匡林先生说,立大志成大事,其格局一如“老子所视天地为橐龠,虚而不屈,动之愈出”。老子这个“虚而不屈、动之愈出”的橐龠情状,即是其《练拳一得》所说的“笼天地于形内”、“戳万物于指端”的大志向,大胸怀,大格局。
?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