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ay1253.com

2018-07-12  艾特89

中国最早突破八千万元的画,就是八大山人的作品《仿倪云林山水》纸本立轴,177×93厘米,2009626成交价:8400万元(3.1)。八大山人画拍卖精品集,成交价一千万元以上共40幅,其中5千万元以上的有9幅)。

专家称其绘画艺术风格在此期间形成。

“耕香寺对于八大山人有着重要而又独特的意义,奉新秀丽的山水对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相关文化研究者称,八大山人在耕香庵避居的20多年里,不问世事,寄情山水,吟诗作画。会埠山区风光秀丽,多奇山秀水,多花鸟鱼虫,这为八大山人的书画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和灵感。耕香寺与饮誉世界的画家八大山人有着怎样的关系?这段岁月可以说是八大山人思想和艺术风格发生重大蜕变的时期,其绘画艺术的风格也正是在奉新耕香院形成。八大山人在自己的诗中就说:“栖隐奉新山,一切尘事冥”。

八大山人真名叫朱耷(3.2),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第十六子宁王朱权的第九代孙。八大山人生于1626(明天启六年),他卒于1705(清康熙四十四年)80岁。公元1644年,清兵入关,明朝灭亡,为了躲避清朝统治者对明朝皇室人员的屠杀,十九岁的朱耷带着弟弟从南昌(宁王朱权封地南昌,其子孙世居南昌)逃到奉新山区,他弟弟隐居甘坊,他本人则先在奉新罗市蓝田长岭寺(后又称普化寺)出家当和尚而后转到奉新会埠张坊耕香庵避居。

八大山人在奉新耕香庵避居的20多年里,以中国传统的水墨画技法写意山中的花木禽鸟和山水风光,笔墨简括,形象夸张,意境冷寂。当时,不论画家和寻常百姓都争着收藏他的画作。奉新的秀美山水,奉新山区的花木禽鸟,为他提供了最初的创作素材和丰富的创作的灵感。

国破家亡的不幸遭遇,带给八大山人的感触和悲痛是非常深刻的,也促成了他个性孤僻、桀骜不驯、行为举止多与常人不同的性格。奉新旧志载:他到耕香庵出家没几年,便自称宗师,从学的弟子常达百余人。一次临川县令胡亦堂请他到官舍住了一年多,他感觉到很不得意,于是故意撕裂身上僧服并放火烧掉,假装疯癫离开官舍返回山中。他喜欢与寻常百姓交往而不愿与富贵人家交往,他酒量不大却喜欢饮酒,寻常百姓邀他喝酒,他常常喝得酩酊大醉,而富贵之人出重金买他的字画,他却不理不睬。后来,他写一个“哑”字挂在门口,从此不跟任何人说话,但却越来越喜欢笑和饮酒。这些行为举止都显示着他独特的个性。八大山人的书画创作常常寄托着家破国亡的痛楚。他所画鱼鸟,大多为“白眼向人”情状,画中所题诗词,也大多含意隐晦深刻,寄寓着家国之痛。

八大山人做和尚之初,曾有雪个、个山、人屋等别号。后来为何取名八大山人,有二种说法:一说因为他经常拿着八大圆觉经,因而自号八大山人;还有一种说法讲他和弟弟隐居奉新时,为便于隐蔽,当时都取了化名。他弟弟化名“牛慧石”,他则取自姓名“朱耷”中的各一半,便成“八大”,因避居山中为僧,自称“山人”,故取名“八大山人”。他兄弟二人化名的第一个字“牛”和“八”合起来又成为一个“朱”字,意味着他们兄弟二人时刻不忘自己是明朝宗室后代。

耕香寺在原址江西省奉新县会埠镇张坊村重建工作第一期工程已接近尾声(图3.3)。耕香寺重建工程总投资1.5亿元,占地6000余平方米,计划分三期两年建设。截至目前(20167月),工程当中的耕香书院建设基本完成。

耕香寺重建工程除了礼佛建筑及僧舍外,还设有教室、阅览室等设施,建设完成后将成为集禅修、教育、文化、养生养老功能为一体的综合性禅宗旅游胜地。

八大山人为何来奉新

八大山人真名叫朱耷,是明朝宗室的后代,世居祖上封地南昌。朱耷十九岁那年,清兵入关明朝灭亡,为了躲避清兵对明朝皇室人员的屠杀,他决定带着弟弟逃离南昌,可是到哪里去呢,一时却拿不定主意。便到万寿宫去求个签再作打算。

当他走到系马桩附近时,遇见了一个鹤发童颜,白须飘飘的道人。朱耷见那道人有几分仙风道骨,觉得此非凡人,便向他讨教自己该去何方为好。

道人炯炯有神的目光在他脸上打量了好久一阵,随口念出一首诗来:新春迷雾失骄阳,朱爷王府无人访,一撇胡子飘上天,死门生路两相忘,亲手磨墨添斤两,一身禅苦写文章。朱耷还想向道人请教,道人却含笑不语,转身飘然而去。

朱耷望着道人逐渐远去的身影,认真地琢磨起这首诗来:他觉得这首诗既道出了他眼下的处境,又有劝他皈依佛门的意思。可是到底上哪里当和尚去,却没有明说。

莫非这首诗里还有什么玄机?于是他又将这首诗细细咀嚼,突然发现:如果把“新春迷雾失骄阳”里的“春”字去掉下面的“日”字,换上“朱爷王府无人访,一撇胡子飘上天”中去掉“朱”字的“人”和一撇,是一个“奉”字;再看“亲手磨墨添斤两”这一句,在“亲”的右边加一个“斤”字,变成了一个“新”字。

两个字凑一块便是“奉新”两个字。朱耷早就听说过奉新这个地方。他心里一下亮堂起来:原来那位道人是要我到奉新去当和尚啊!

当天夜里,朱耷便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次日一早便与弟弟隐姓埋名前往奉新,兄弟俩的化名后的姓氏各取原来姓氏笔划的一半,弟弟叫牛慧石,隐居甘坊,朱耷则叫八大山人。

他为啥叫山人呢,因为他隐居在奉新会埠芦田村的耕香院,坐落在青山茂林之中,而且一呆就是二十年,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山人啊!

 

附图: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